2022MBA報考測評申請中......

說明:您只需填寫姓名和電話即可免費預約!也可以通過撥打熱線免費預約
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在最短時間內給予您活動安排回復。

導讀:劉洋在財產保險行業頭部企業——中國平安北京分公司擔任車商業務部門總監。她從大三實習開始就進入了保險行業,在平安工作了近10年,從最基礎的崗位做到現在,是北京分公司成立以來最年輕的總監。

01
 
在可持續發展的行業里學習和創新
 
之所以選擇保險行業,首先是因為劉洋從很小的時候在家人的影響之下有了比較強的保險意識。另外,她面臨擇業時有著兩個樸素的價值觀:第一是她認為保險行業是一個可深挖、可持續發展的行業。第二,是意識到保險行業尚缺乏高端人才:“這個行業我需要它,它也需要我。”
 
 
學習和創新——這兩個能力是劉洋認為保險行業最需要的高端人才特質。因為保險在中國是起步比較晚的,很多東西是從發達國家開始學起,過去還遠遠走不到創新的層面。劉洋的學習能力是比較強的,剛進入平安的時候她在外資經紀部,負責很多國外的大型跨國企業風險管理方案在中國的落地。這段時間她接觸了大量國外公司經過了多年打磨的先進方案,經過了風險管理規范的專業性訓練。在吸收了這些經驗之后,劉洋認為就應該開始輸出了,慢慢走到了創新這一層面。
 
“創新不是創造一個新的東西,而是把已經有的東西重新排列組合,放到更適合的環境或是需求之中去。”
 
 
在2015年她調到了相對本土化的部門,負責中國企業在國內的發展和外延。在將國外保險行業規范體系帶到本土的過程中,劉洋遇到過很多困難,其中有一次客戶是一名來到中國拍攝風景的英國攝影師,他需要給自己和一套價值400萬左右的攝像設備買保險。這個保險需求在中國無法解決,因為他的設備是固定的財產,而人又是移動。當時國內的風險管理體系沒法判斷這樣的風險。但在劉洋看來,這位攝影師的訴求是非?;镜?。
 
劉洋嘗試了很多辦法都失敗了。平安在當時已經是國內走在保險行業創新的第一大公司了,但也解決不了這樣的問題。這件事情讓劉洋感覺被刺激到,也燃起了不服輸的精神。她開始思考把行業里所說的使命、愿景、價值觀放到自己身上,到底是什么?后來慢慢經過更多的學習和工作積累,劉洋把自己的使命歸納為——去推動保險行業哪怕只是一點點的進步。
 
“我自己的努力可能微不足道,一個人走的可能不是路,可是一群人走的就成了路,我總覺得保險能夠在金融鏈條里面發揮更大的價值。”
 
所以劉洋一直在努力,她理解的保險這件事就是去真真正正解決別人的需求,給別人幫助?,F在的保險體系就可以比較簡單地滿足到之前這樣的需求,她希望未來這個行業還能做更多事情,影響到更多的人。這樣的愿景對于劉洋來說不止來自于一種使命感,更多的是:為這些有難度的目標而奮斗能夠給她帶來快樂。
 
02
 
選擇銷售業績光環,還是產品生命周期?
 
劉洋所管理的部門是一個比較創新的部門,基于銷售的同時肩負很多新產品的研發和落地工作。她認為對一個產品來講,好的銷售需要做到四步:第一是了解客戶需求;第二是了解之后能夠將產品匹配到客戶的需求;第三是要做到比客戶更了解他自己,可以給他提供更多的適配需求的產品;第四要引導需求,做一個專業的咨詢方,幫助客戶預知未來的可能性。按照這四步走下去,才是真正的與客戶融為了一體。
 
在平安成立三十周年的那年,劉洋負責了一個很創新的項目,突飛猛進地把它做到了很大,達到了4億的年保費。那年她的團隊人均產能成了整個平安產險體系里最高的,也是這個體系里最年輕的、最能干的團隊,劉洋自己也得到了在平安萬里挑一、非常特殊的“西北區明星會長”的榮譽。
 
 
然而她同步產生困惑和痛苦來自于這個產品本身的生命周期,換句話說,她希望對這個產品是否可持續發展負責。這是一個汽車延保產品,從主機廠的批發端走向了經銷商的零售端,開始面向大眾了,這就需要規避理賠中的造假。如果很多人蜂擁而至地在這個保險中鉆空子,以后就無法面向保險公司內部和市場去銷售和推廣這個產品了。
 
但是劉洋知道這本身是一個在國外滲透率已經很高的好產品,只是它的理賠條件還沒有梳理的很好,因為是創新產品。從他們預判的2000萬,一下做到了4個億的年保費,沒有適配的解決辦法。在解決困難的過程中,劉洋需要協調公司內部的負責人去查找和梳理漏洞,還要跟客戶進行對抗。劉洋意識到自己能夠影響的是整個產品鏈條,不止是前端的銷售,還有后端的理賠。
 
“你可以拿到前端的銷售提成,就不管后端的死活了,因為那不是我的職責,但是這樣結局就會是這個產品本身的險種都死掉。”
 
擺在劉洋面前有兩種選擇:她可以把現在的4個億保費做到更多,從而獲得更大的銷售業績光環——因為有漏洞的保險產品更受市場認可,同時也會讓公司賠很多錢,未來公司就會放棄它,轉身投入到更能有利潤的險種上;另一種,她也可以費很大的勁去完善產品后端的理賠流程,讓它可持續發展下去,即使這個險種不會跟自己有直接的榮譽關系。劉洋當時很清楚自己的內心已經選擇了后者,而在這個充滿障礙過程她感受到“困難比自己大了”。找到撬起地球的支點之前,這段時間非常煎熬,有時無法被人理解,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堅持。最終她還是克服了難點,讓這件事情有了不錯的結果。
 
 
03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不同于大部分的MBA——往往是在工作中遇到一定的瓶頸時,為了尋求改變和突破而決定讀MBA,劉洋在自己大學畢業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了。當時劉洋像許多準畢業生一樣,面對考研還是出國的抉擇。因為顧慮到家里人擔心自己出去以后很有可能不再回國發展,就放棄了這條路;而考研這一方面,當別人問到自己準備考什么專業,她感覺被問住了。
 
“我覺得在中國的本科教育里面,很多的是灌輸式而不是啟蒙式的,你很難知道自我是什么,但更多地知道——我好像要成為什么樣的人,或者說什么樣的人就是大家覺得好的。”
 
所以劉洋答不出來這個問題,她意識到如果學了一個和自己想象中不一樣的專業,可能會浪費三年。于是她決定先去工作,找尋一個能夠激起自己熱情、愿意為之奮斗的行業。劉洋是一個目標感非常明確的人,如果想不明白要做什么會不停地去想。所以她列出了在30歲之前自己要做完的幾件事,其中去讀MBA就是一項。
 
在人民大學讀MBA的兩年,劉洋最喜歡的一門課是特色社會主義,這門課顛覆了很多她過去的理解。辯證性地看待歷史的方法是劉洋覺得可深挖的東西,讓她學會了站在不同的角度去審視一件事情。另一門印象深刻的課程是馮云霞老師的人力資源課,無論是專業理論還是知識架構都讓她大開眼界,她從中感受到:“人力與生活和工作的息息相關——人才對于一個企業或是一個家庭,永遠是最重要的東西,形成的文化才有一種凝聚力。”除此之外,馮老師還教給他們一些做人的道理,其中劉洋回味良久的一句話是“男人想成功,要減少犯錯誤,女人想成功就不要自甘墮落。”當時在全班引起很大共鳴。
 
劉洋因此而思考:在社科賽斯的備考和在人大讀MBA,都是至關重要的選擇。她覺得學校已經幫助大家進行了一層篩選,過濾掉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留下了志同道合的人。大家都在共同經歷一個迷茫的階段,又因為對生活更好的憧憬而聚在一起。在這里面她遇到更有意思的人,在這群人之中探索更多樂趣。
 
“我始終堅信選擇比努力更重要:選擇太難,選擇完了堅定地走下去也很難,因為前路充滿荊棘,但是荊棘上面又有玫瑰花,你舍得不摘嗎?”


 
選擇自己規劃好的路,并且在這條路上收獲期望之中和預料之外的樂趣。劉洋從MBA生涯中收獲到的第一點就是知識架構的重新梳理。當帶著在工作中積累的經驗和案例再走進校園學習,褪去了社會外衣,這種感覺讓她倍感珍惜。這兩年劉洋又經歷了升職等諸多忙碌的時刻,但她很慶幸在自己最要勁的兩年去讀了書,因為是帶著工作的案例和生活的困惑去讀書,在學習中求得了共鳴,用知識解決了真實問題。這讓劉洋在身體最無法松懈的兩年,卻得到了精神上最充分的放松。帶著問題去學習知識,讓她覺得更幸福了。
 
第二個維度的收獲是拓寬眼界,劉洋雖然很忙但是參加了學校組織的兩次游學。一次是在墨西哥,她感受到了這個國度的唯美和藝術感,白天忙碌地學習,晚上與各國同學聚在一起唱歌跳舞喝Tequila;另一次是在美國,參訪名校和微軟、亞馬遜、谷歌、蘋果等企業……她開始思考中國的頂尖企業與美國頂尖企業之間在文化、科研和未來的差距??刺炜吹乜词澜绲倪^程讓劉洋非常開心。
 
第三個維度的收獲就是通過這個平臺結識的朋友,他們經常讓劉洋感到驚喜,因為共同聚在一起,又有所不同所以彼此學習。她所憧憬的未來就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朋友無數。她說:“這些朋友跟我一起譜寫的未來是我想要的生活。”
 
04
 
看天看地看世界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處在人生最關鍵的幾年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目的是早日實現夢想。劉洋正處于事業上升期,所以她的工作占據整個生活的60%有余,而她理想中的工作與生活配比是4:6。除了事業上的追求,她也希望擁有唯美的生活。“Work hard, play hard.”是她常說的一句話。在本職工作之外,劉洋因為喜歡開越野車,所以也在越野車領域進行創業。她認為越野車這個領域可以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探索生命的狂野和美好,就像她在社科和人大的學習經歷一樣。
 


 
劉洋喜歡了解有深度的東西,包括越野車,還喜歡看名山大川、讀書,就像選擇保險行業一樣,這些本身具有獨特風骨和氣質的事情讓她非常著迷。劉洋喜歡不是只看一眼,而是可以持續探索和發展的事情。所以她會在做好主營業務的基礎上把更多的時間放在拓展其他感興趣的事。例如周五她還在為工作在深圳出差,周末就在武夷山的越野車營地忙碌起來了。
 
除此之外,她還會參與一些助學機構的活動,去幫助山區的小朋友。每當劉洋覺得處在職業的迷茫階段,不知如何選擇的時候,就會進山里去看看他們的生活。她發現走出去看到這些大山才真的知道中國全面脫貧攻堅工作的偉大,正在改變多少人的生活。當看到大山里鋪上了水泥路,岌岌可危的房子變成了新樓房,這種震撼讓劉洋覺得自己非常渺小。
 
“看天看地看世界的時候,你才知道有多少的興趣可以去抒發,推動這些事情可以帶來的愉悅是多么的美妙。”


 
 


 
劉洋認為能夠讓更多人的生活變得更美好,哪怕就一點點——為此終身奮斗都是值得的。就像她對保險行業的愿景一樣,她希望用不同的賽道來助推行業的發展。劉洋想做這些事情并不是因為無私和偉大,在她看來人的善良也是自私的,想要改善更多人的生活是因為這會讓自己更快樂。
 
“我覺得精神自由現在可能離我還太遠。我先走向物質自由,然后再走向精神之獨立,最后才能走向精神之自由。”